比尔盖茨的《滚石》专访

年近六旬的比尔盖茨不仅仅是拥有超过760亿美元的世界首富,还可能是世界上最乐观的人。

对于他而言,世界只是一个巨大的、需要调试的操作系统。

盖茨的驱动理念——黑客的理念——驱动着盖茨的精彩人生,引领盖茨走向慈善事业,并且让盖茨每天很晚依然呆在西雅图郊外可以俯瞰华盛顿湖、书籍林立的时尚办公室。

黑客的理念认为处理问题的代码如果有问题就应该重写,而错误终会被修正,至于巨大的系统——无论是Windows 8、全球贫困还是全球大气变暖问题——只要你有正确的工具和正确的技能,问题就能改善。

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由盖茨和他的妻子共同运营。这个基金会有着360亿美元的雄厚资本,就像是一个以人类文明为目标的创业巨人。

私底下的盖茨并不是个招摇的人,并且,鉴于他的财富规模,他现有的固定财产并不算过分:三套房子、一架飞机、没有游艇。他穿着便鞋和卡其裤和V领毛衣,并且经常不剃头。他的眼镜用了40年之久。盖茨的爱好是桥牌比赛(盖茨当年创立微软的资金一部分来自和别人打桥牌赚的钱)。

如果说他的社交方面的野心很一般的话,那么他在智力方面可谓野心勃勃了:气候、能源、农业、传染病和教育改革,而这仅仅是几个例子。他要求曾经是核物理学家的专家帮助发展中国家研制营养饼干。他的一个无脊髓灰质炎特别行动组已经为根除该病毒耗费了15亿美元,并且到2018年将继续投入18亿美元。他正在制作更好的厕所并且资助了研究纳米级避孕套的研究小组。

在数字革命的早期,盖茨的漫画形象一直是执着于将银河系上面的每一台电脑装上Windows的贪婪的垄断者。乔布斯曾经说过“比尔的麻烦,在于他总是想雁过拔毛”。

现在,距离这一切都十分地遥远。当盖茨在2000年离开微软CEO的岗位,他找到了一个将征服桌面的进取心转换到征服贫穷和疾病的进取心的方法。

现在,盖茨作为纳德拉的“技术顾问”回归微软。

“Satya已经就审核产品计划并且加入(他们的行列)帮助做几个快速的决定和选取几个新方向咨询过我的意见”,盖茨在几个星期前的雨天的办公室里说。他估计他会投入三分之一的时间在微软的事情上,并把剩下的三分之二投入到他的基金会和其它工作中。

但今日的微软已不再是上世纪九十年代那具有统治力的巨头。微软沉浸在桌面上的幸福太久,而对竞争对手们——例如苹果和谷歌——转到手机和平板设备的动作毫无反应。

盖茨避开了谈论公司未来的方向性问题,转而很俗套地谈论起了公司的野心和面临的挑战,例如重新定义云时代的Windows和Office。从某些方面来说,这并不是大家期望的:盖茨不像乔布斯,乔布斯在返回苹果的时候掀起了一阵宗教狂热式的追逐。盖茨显然在考虑比如何让Excel在云里面运行更大的事情。

除非注明,本站文章均属原创。如转载本篇文章,请注明:转载自365IT新闻

本文地址: http://www.usit365.com/bill-gates-rolling-stone-interview-2/